聯系我們

電話:400-0318-222
郵箱:[email protected]
傳真:0318-6018283 6018188
地址:河北衡水市桃城區北方工業基地橡塑東路1號
》建設世界一流大型鋼鐵企業集團 發布時間:2019-05-29瀏覽次數:425


建設世界一流大型鋼鐵企業集團




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經濟高速增長,為我國鋼鐵產業實現跨越式發展創造了條件,我國鋼鐵產業已成為最具國際競爭力的產業。但是,由于市場環境、產業生態、研發能力等方面因素,我國多數大型鋼鐵企業的發展質量較世界一流企業還有差距。為實現我國鋼鐵企業的高質量發展,在政策上建議:加快國有企業改革,進一步提升企業效率;消除阻礙因素,發揮市場力量在行業整合中的作用,形成國內競爭大格局;完善環境標準管理制度,激勵鋼鐵企業綠色化發展;完善產業創新體系,提升企業創新能力。與此同時,企業也必須加快改革發展:一是打造產業生態圈,引領產業發展;二是構筑業務體系;三是提高核心技術研發能力;四是提高全球資源整合能力。

我國鋼鐵企業與世界一流大型鋼鐵企業的比較

我國鋼鐵產業已成為最具國際競爭力的產業,在全球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我國粗鋼產量自1996年突破1億噸以來,已連續22年雄踞世界第一,2018年達到9.3億噸,長期占據世界鋼鐵半壁江山。鋼鐵產業支撐著我國國民經濟的發展,我國鋼鐵企業正在向世界一流企業隊伍邁進。

從綜合指標分析看,除了寶武集團外,其他企業在發展質量上與日本的新日鐵住金、韓國的浦項制鐵等還有差距。

首先,我國鋼鐵企業生產規模達到世界一流企業水平。

從粗鋼產量看,我國鋼鐵企業的生產規模與日韓企業相當。從市場占有率看,海外鋼企在所在國或地區占絕對寡頭地位,而我國鋼企均不超過10%。

其次,我國鋼鐵企業經營規模和經營質量與世界一流鋼鐵企業差距大。

從營業收入看,海外鋼企基本是我國鋼企收入規模的2-40倍。我國除了寶武集團收入規模超過3000億元外,其他企業均在1000億元以下。海外鋼企非鋼業務收入高,是營業收入規模大的原因之一。

從噸鋼收入看,我國鋼企遠低于世界一流水平。寶武集團生產規模是浦項制鐵、新日鐵住金的1.5倍左右,但噸鋼收入只有浦項制鐵的五成,新日鐵住金的七成;河鋼股份與浦項制鐵、新日鐵住金生產規模相當,但噸鋼收入分別只是對方的1/4到1/3。

從凈利潤看,除寶武集團外,我國鋼企低于世界一流水平。從凈利潤和凈利潤變化兩個角度看,寶武集團與新日鐵住金、浦項制鐵、日本的JFE為第一陣營,具有利潤高且穩定的特點;盧森堡的安賽樂米塔爾利潤高但不穩定,為第二陣營;鞍鋼股份、河鋼股份與德國的蒂森克虜伯為第三陣營,利潤較低。

從凈利率看,我國鋼企忽高忽低,平均利潤率低于世界一流水平。2017年我國鋼企凈利潤率普遍高于海外鋼企,但日韓鋼企的平均利潤率是我國鋼企(除寶武集團)的2-5倍。

從資產負債率看,我國鋼企兩極分化嚴重。海外鋼企基本維持在55%以內,我國央企和民營均達到世界水平,而地方國企遠高于世界水平。

第三,我國鋼鐵企業勞動效率低。從人均銷售收入看,我國鋼企遠遠落后于世界鋼鐵巨頭。海外鋼企的勞動生產率是我國寶武集團的2-10倍,是其他鋼企的2.5-30倍。

最后,我國鋼鐵企業研發投入強度和環保投入力度與世界一流企業相當。

從2017年的研發投入強度看,除首鋼股份、沙鋼股份外,我國鋼企高于世界鋼企。寶武集團、鞍鋼股份、河鋼股份的投入強度與新日鐵住金相當,是浦項制鐵、安賽樂米塔爾的4倍以上。

從環保投入資金看,我國鋼企與世界鋼鐵巨頭不相上下。我國寶武集團投入僅次于浦項制鐵,其他企業與新日鐵住金等相當。

從環境治理結果看,我國鋼企與世界鋼鐵巨頭的差距在縮小。在噸鋼氣態排放上,寶武集團已接近世界領先水平。河鋼集團的邯鋼,多數指標已達到世界一流水平,燒結階段二氧化硫接近零排放,氮氧化物小于50mg/m3。但總體看,我國鋼企內部環保治理水平不均衡,環保壓力仍很大。

我國鋼鐵企業大而欠強的原因分析

中國的改革開放、經濟的高速增長,為鋼鐵產業跨越式發展創造了條件,但由于市場環境、產業生態、研發能力等方面因素,我國鋼企的發展質量較世界一流企業還有差距。

第一,改革開放經濟高速增長為鋼鐵企業向現代化大規模化發展提供了條件。

我國鋼鐵工業是改革開放的先行者。寶鋼在20世紀80年代初引進了日本先進的沿海一貫式生產方式,從而徹底改變了我國鋼鐵生產的傳統模式,實現了鋼鐵企業向現代化大規模化發展的轉型,優化了產業布局。1993-2001年是我國鋼鐵企業大規模引進先進技術裝備、管理方法的時期。

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為鋼鐵產業和企業的發展提供了條件。工業化、城鎮化推進了汽車、船舶、家電、房地產、基礎設施建設等下游投資,拉動了我國鋼鐵市場的大量需求。

淘汰落后產能和兼并重組讓大企業成為鋼鐵“航母”。1999年以后,我國開始實施淘汰落后產能政策,促使企業的單體規模向超大型化發展。與此同時,在政府主導下加快了大型鋼鐵企業間的聯合重組,2007年寶鋼等央企開展了跨區域收購,地方國企在區域內進行整合,誕生了河北鋼鐵集團,一批大型鋼鐵企業集團初步形成。近幾年在國企改革和市場的推動下,實行了新一輪重組,誕生了寶武集團,鋼鐵企業的生產規模向世界巨頭靠攏。

第二,外部市場不穩定影響企業發展質量。

2008年金融危機對我國鋼鐵企業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大量投資基礎設施保增長的政策,導致鋼材需求暴漲,全國產量從2008年的4.8億噸增加到2015年的8億噸,全行業資產負債率從50%左右提高到70%左右。隨著國內經濟增速放緩,鋼鐵行業產能過剩嚴重,鋼鐵企業在2015年陷入全行業虧損狀態。

市場無序競爭加劇企業利潤降低。我國鋼鐵行業集中度低導致無序競爭,行業前十的市場比重從2011年的49%降到2018年的35%,行業自律差進一步加劇惡性競爭。另外,“地條鋼”的銷售生產,也嚴重影響了市場秩序。

第三,鋼鐵生態圈建設滯后影響大企業盈利水平。

我國鋼企還沒有建立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低成本穩定生產的產業生態。

首先,沿海布局調整未到位。沿海一貫式生產,可大大降低鋼鐵生產成本,提高生產效率。首鋼京唐、鞍鋼鲅魚圈等一批現代化沿海鋼鐵基地已建成投產,但多數企業戰略布局還在調整中。

其次,柔性生產體制還未建立起來。目前我國生產結構嚴重失衡,長流程高爐煉鋼占比過高,電爐煉鋼僅占9%(世界平均水平為28%)。因此,造成產能調節能力差,不能靈活應對經濟周期變化。

再次,與上下游企業合作協同效果差。寶武集團做了探索,但總體看,我國龍頭企業的產業引領帶動作用發揮不好,影響鋼鐵產業穩定發展。

最后,利用全球資源實現經營效益最大化能力弱。一是沒有建立穩定的海外原材料供應體制。我國鐵礦石資源的對外依存度達到91%(2017年),但海外權益礦非常少,權益礦年供應量僅占進口總量的8.3%(2013年)。日韓鋼企的權益礦占比也達到40%以上。因此,鐵礦石價格波動,對我國企業影響更大。二是沒有形成海外生產的戰略布局。我國鋼企還處在設立海外營銷服務網點和收購海外鋼企的起步階段,海外鋼鐵基地建設基本是空白。

第四,產品結構影響大企業盈利能力。

我國鋼企的主要產品從質量和制造能力上已接近世界一流水平,但高精尖等特色產品少,低附加值產品多,影響鋼企整體盈利能力。

首先,國內房地產市場的畸形發展,造成我國建筑用鋼占比過高。低附加值產品高的建筑用鋼,影響我國鋼企收入和利潤水平。

其次,產品同質化競爭激烈。我國寶武集團堅持走高端差異化道路,高級汽車板等產品占據國內極高份額,但多數企業產品特色不明顯,不可避免陷入同質化惡性競爭,影響企業經營效益。目前,引領性產品主導權仍掌握在海外鋼企手里。

我國鋼企產品結構不優的根本原因在于創新體系不強。一是研發投入不足,研發投入絕對額比世界一流企業少;二是研發成果積累比世界一流企業少,如新日鐵住金在全世界70個國家擁有29500項專利;三是在研發體制上,世界一流企業已擁有成熟的材料基礎研究、新產品開發研究、新工藝開發的先進研發體制,而我國在材料基礎研究、新工藝開發研發體制上尚弱。

第五,面臨綠色制造挑戰。

一是還沒有全面實現綠色制造。目前部分企業在有組織排放方面已經優于德國、日本的先進企業,但在無組織排放方面,如:運輸、現場抑塵等還需進一步提高標準,加強治理。另外,企業環保投入壓力大,噸鋼成本增加了200元。

二是大規模搬遷影響到部分企業生存。大規模搬遷在短期內有緩解城市污染問題等積極作用,但客觀上造成企業經營資產大量浪費,經營風險加大。

建設世界一流大型鋼鐵企業集團的建議

為實現鋼鐵企業的高質量發展,需要政府和企業共同努力。政府要為鋼鐵企業改革發展提供穩定環境和正向激勵,企業要繼續加大改革和創新力度,在產品、技術、管理、資產回報、勞動效率等方面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一方面是政策建議。

第一,加快國有企業改革,進一步提升企業效率。

一是加快國有鋼鐵企業集團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可大幅降低國有股權,對已明確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的鋼鐵企業,可重新界定投資領域,提升為材料產業。

二是進一步深化勞動制度改革。建議支持內部分流、轉崗就業等多渠道解決人員分流安置。對于轉崗就業,地方政府應協助企業對員工進行培訓和提供信息服務,共同實現勞動力資源的重新優化配置。

第二,消除阻礙因素,發揮市場力量在行業整合中的作用,形成國內競爭大格局。

一是消除阻礙行業重組的障礙。鋼鐵行業的市場化重組一直面臨地方保護、財稅分配、人員安置等方面的問題,需要政府部門予以解決。一些國有企業并購出現了“購而不并”、“重而不整”現象,也與行政干預過多和公司治理不到位有關。各地政府應遵循市場經濟原則,減少對企業的不當干預,支持企業并購重組。

二是發揮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和產業并購基金的作用,推進國內競爭大格局的形成。研究聯合重組方向和路徑,可以寶武集團、沙鋼等優秀龍頭企業為主,逐步形成國內幾大聯合集團競爭的市場格局。

三是發揮行業協會、規劃院的指導作用。我國鋼鐵協會、規劃院一直參與鋼鐵產業的發展建設,具有很高的專業能力和影響力,可以作為第三方發揮組織與協調作用。

第三,完善環境標準管理制度,激勵鋼鐵企業綠色化發展。

一是重環境標準輕規模標準。堅決放棄規模標準管理,完善環境標準管理。對于產能大或環境容量小的地區,可以適度提高排放標準。加強環境排放檢測,對于不達標企業,應限期整改;對達標企業實現不限產、不停產政策。

二是對實現超低排放標準的城市鋼鐵企業實行不搬遷政策。對環境排放達標、產品結構合理的大型企業,可建立城市友好型鋼鐵企業試點。

第四,完善產業創新體系,提升企業創新能力。

我國企業重視研發投入,同時也需要國家加強基礎研究和共性技術方面的投入,形成完整的創新體系。建議行業主管、科技部門發揮組織和引導作用,聯合企業開展未來前沿技術的研究。

另一方面是對企業的建議。

第一,打造產業生態圈,引領產業發展。

一是建立合作共贏、長期發展的理念。通過服務平臺、長期協議、相互參股、技術和人員交流等手段,與相關利益方建立長期合作關系,形成利益共同體。

二是打造生態圈。與下游汽車等大企業進行長期合作,共同開發改進產品,提高下游產業的競爭力;與中小鋼鐵企業緊密合作,形成鋼鐵產業分工體系,幫助中小企業向特精尖細分市場發展;此外,加強與國內外鋼企巨頭的合作,在競合關系中成長。

第二,構筑有競爭力的業務體系。

一是夯實鋼鐵基礎業務。建立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低成本穩定的鋼鐵生產體制。重點任務是:加快沿江沿海布局的調整到位;調整鋼鐵生產結構,提升電爐煉鋼比例,建立柔性化生產體制;推進實質性重組,提高協同效應,削減管理和生產成本;優化產品結構,提高高附加值產品和服務的占比。

二是發展新材料業務。有兩個路徑:一個是以鋼鐵材料技術為基礎,延伸發展新材料業務;另一個是以鋼鐵用戶需求為導向,發展新一代材料,可與下游用戶共同開發產品。

三是發展綜合服務業務。向社會提供鋼鐵管理和技術綜合解決方案服務;建立服務平臺,利用物聯網和大數據提供新服務,使大數據成為核心競爭力。

四是建設敏捷組織。利用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改進管理,逐步向服務化、智能化轉型。

第三,提高核心技術研發能力。

一是加強研發投入。以主力市場為主,開發高性能產品;開發新一代生產工藝,提高生產效率;加強基礎研究,開發新一代鋼材、新一代材料。

二是建立新型開放式研發體制。整合內部研發資源,形成基礎研發、應用開發、技術改進等多層次研發體系;加強與國內外研發機構的合作;積極組織共性技術研發聯盟,突破卡脖子技術;關注世界材料前沿技術,投資并購科研初創企業。

第四,提高全球資源整合能力。

一是建立穩定的海外資源供應體制。提高海外權益礦比率,與海外企業合作共同開發資源;恢復長協機制,提高長協礦采購占比;聯合國內多家企業集體采購,提高談判話語權。

二是加快海外布局。與下游企業一起“走出去”,建設海外生產基地;通過跨國并購實現全球銷售、加工生產布局;培育海外合作伙伴,建立全球戰略聯盟。

 
在線咨詢
售前咨詢熱線
400-0318-222
售后咨詢熱線
0318-6018011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