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電話:400-0318-222
郵箱:[email protected]
傳真:0318-6018283 6018188
地址:河北衡水市桃城區北方工業基地橡塑東路1號
》資產結構良性調整 短期償債水平提高 發布時間:2019-07-25瀏覽次數:425

資產結構良性調整 短期償債水平提高


2019-07-24 09:38 來源: 中國冶金報  我的鋼鐵網


對23家具有長流程鋼鐵生產工藝的鋼鐵上市公司2018年資產結構的變化情況進行對比分析,可以使我們更好地把握長流程鋼鐵上市公司2018年資本結構的調整特點,并對個別具有顯著差異性的公司進行準確識別。

2018年23家上市公司平均資產負債率下降

資產是負債與所有者權益之和。23家鋼鐵上市公司2018年底資產總額為16511.9億元,同比增長了514.41億元;所有者權益為6992.86億元,同比增長了939.16億元;負債總額為9519.04億元,同比減少了334.79億元。鑒于所有者權益增量是資產總額增量的1.8倍,可初步判定23家鋼鐵上市公司2018年資產總額合計值的增長主要來自于所有者權益的增長。這也意味著23家鋼鐵上市公司平均資產負債率(整體法,即負債合計值與資產合計值之比)出現了下降,資產結構得到了優化。

23家鋼鐵上市公司中,僅有首鋼股份2018年所有者權益同比下降了1.44億元,其他22家上市公司2018年所有者權益同比都是正增長;有13家上市公司負債總額出現下降;僅有寶鋼股份、本鋼板材、太鋼不銹、酒鋼宏興4家上市公司資產總額出現下降,且這4家上市公司負債總額在下降,所有者權益在增長,即這4家上市公司資產總額下降是源于負債總額的減少量超過了所有者權益的增量,但其資產負債率卻因此出現了下降,因此這4家上市公司資產結構得到了良性調整。

2018年資產總額增長的19家鋼鐵上市公司中,山東鋼鐵、新興鑄管、首鋼股份3家上市公司負債總額的增量超過了所有者權益的增量,如山東鋼鐵負債總額增長了116.01億元,而所有者權益僅增長33.01億元。鑒于這3家上市公司資產總額的增長是由負債總額增長所拉動,并使其資產負債率出現了增長,因此這類資產結構的調整方式是需要進一步改善的。三鋼閩光等16家上市公司資產總額的增長是由所有者權益增長所拉動,其中僅三鋼閩光所有者權益增幅低于資產總額增幅,導致資產負債率出現了增長,其他15家上市公司所有者權益增幅高于資產總額增幅,資產負債率隨之下降。資產負債率下降的15家上市公司中,華菱鋼鐵、馬鋼股份、杭鋼股份、南鋼股份、安陽鋼鐵、包鋼股份、韶鋼松山、鞍鋼股份、柳鋼股份9家上市公司負債總額是下降的,這種資產結構調整方式是健康的,預示著企業長期償債能力的增強。如華菱鋼鐵2018年負債總額減少了113.55億元,所有者權益增加了116.6億元,從而使資產總額增長了3.06億元,資產負債率由2017年的80.54%降至2018年的65.12%,企業發展后勁進一步增強。

總體看,寶鋼股份等19家鋼鐵上市公司的資產負債率出現了下降,其中柳鋼股份、韶鋼松山、華菱鋼鐵資產負債率下降幅度均超過了10個百分點,且多數鋼鐵上市公司資產負債率下降與所有者權益的增長密切相關,表明多數鋼鐵上市公司資產結構的調整方式是健康的。

流動資產增長是資產總額增長的首要影響因素

資產分為流動資產和非流動資產,資產總額等于流動資產與非流動資產之和。一般來講,流動資產比非流動資產的流動性強,流動性大的資產風險較小,收益相對較高,即流動資產的增長,特別是資產流動率(流動資產與資產總額之比)的增長,有利于提高企業的短期償債能力。2018年,23家鋼鐵上市公司流動資產合計增長514.41億元,占資產總額增量的比重為85.12%;非流動資產增長89.96億元,占資產總額增量的比重為14.88%,即流動資產增長是23家鋼鐵上市公司資產總額合計值增長的首要影響因素。

僅有寶鋼股份、本鋼板材、太鋼不銹、酒鋼宏興4家鋼鐵上市公司2018年資產總額是下降的,其中寶鋼股份、本鋼板材是流動資產、非流動資產同步下降。寶鋼股份流動資產下降了132.04億元,非流動資產僅下降了18.9億元,因此寶鋼股份資產總額下降首要影響因素是流動資產的下降;本鋼板材流動資產下降了19.4億元,非流動資產下降了14.25億元,因此本鋼板材資產總額的下降是流動資產、非流動資產共同影響的結果。太鋼不銹、酒鋼宏興2家鋼鐵上市公司是非流動資產的減少量大于流動資產的增量,因此是非流動資產的下降帶動了這2家鋼鐵上市公司資產總額的下降。

19家鋼鐵上市公司資產總額出現增長,其增長特點可分為3類情況:一是僅有鞍鋼股份非流動資產增量大于流動資產減少量,該公司非流動資產增長了24.88億元,流動資產減少了16.68億元;二是河鋼股份、三鋼閩光、新鋼股份、沙鋼股份、南鋼股份、韶鋼松山、山東鋼鐵7家上市公司流動資產、非流動資產同步增長,其中韶鋼松山、山東鋼鐵流動資產增量小于非流動資產增量,其他5家上市公司流動資產增量大于非流動資產增量,如河鋼股份流動資產增長了138.33億元,而非流動資產僅增長了47.66億元;三是馬鋼股份等11家上市公司流動資產的增量大于非流動資產的減少量,如馬鋼股份流動資產增長了63.07億元,非流動資產減少了16.26億元,從而使資產總額增長了46.81億元。此類資產增長方式將促進資產流動率的提升,有助于提高這些鋼鐵上市公司的短期償債能力。

總體看,太鋼不銹、酒鋼宏興非流動資產在減少,但流動資產在增長;河鋼股份、三鋼閩光、新鋼股份、沙鋼股份、南鋼股份5家上市公司流動資產增量大于非流動資產增量;馬鋼股份等11家上市公司流動資產在增長,而非流動資產在下降。這18家上市公司2018年資產流動率均出現增長,表明其資產結構的調整是良性的。

速動資產和存貨增減是流動資產增減的兩大影響因素

流動資產主要包括速動資產、存貨和預付賬款等其他類別流動資產。23家鋼鐵上市公司2018年流動資產合計增長514.41億元,其中速動資產增長了359.9億元,占流動資產增量的比重為69.96%;存貨增長了127.05億元,占流動資產增量的比重為24.7%;預付賬款等其他類別流動資產合計增長了27.46億元,占流動資產增量的比重為5.34%。上述數據表明,影響23家鋼鐵上市公司流動資產合計值增長的首要因素是速動資產的增長,其次是存貨的增長,影響最弱的是預付賬款等其他類別流動資產的增長。

速動資產增減情況分析

速動資產是指可以迅速轉換成現金或已屬于現金形式的資產,主要包括貨幣資金、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應收利息及應收股利、其他應收款、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金融資產、買入返售金融資產。2018年,23家上市公司速動資產增長359.9億元,其中貨幣資金增長316.99億元,應收票據增長69.85億元,應收賬款增長15.17億元,“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金融資產”增長11.07億元。同時,其他應收款下降了28.48億元,“買入返售金融資產”下降了22.44億元。上述數據表明拉動23家上市公司速動資產合計值增長的首要影響因素是貨幣資金的增長,其次是應收票據的增長,由此可判定多數鋼鐵上市公司流動資產結構得到了優化。

多數上市公司貨幣資金等速動資產出現增長。2018年,有17家上市公司的貨幣資金出現了增長,有13家上市公司應收票據出現了增長。雖然23家上市公司應收賬款合計值出現了增長,但有13家上市公司應收賬款出現下降(見下表),這主要源于河鋼股份應收賬款增長了14.76億元,寶鋼股份應收賬款增長了6.17億元,華菱鋼鐵應收賬款增長了5.33億元,明顯高于其他上市公司應收賬款的增量,如果剔除河鋼股份、寶鋼股份、華菱鋼鐵,則其他20家上市公司應收賬款合計下降了11.08億元。僅有寶鋼股份、馬鋼股份、華菱鋼鐵3家上市公司涉及買入返售金融資產,其中寶鋼股份買入返售金融資產下降了30.84億元,馬鋼股份買入返售金融資產增長了12.28億元。鑒于貨幣資金、應收票據、應收賬款與鋼材銷售業務關聯度較高,且貨幣資金增長還與企業凈利潤增長密切相關,23家上市公司貨幣資金、應收票據的增長,以及多數上市公司應收賬款的下降,表明2018年鋼鐵市場供需形勢要優于2017年,鋼鐵企業在實現鋼材銷售收入增長的同時,銷售回款情況要明顯好于往年,同時企業盈利水平有所提高,對應著貨幣資金出現了大幅增長,多數上市公司資金狀況較上年大為改善。

有17家鋼鐵上市公司速動資產同比增長,其中河鋼股份速動資產同比增長了156.46億元,占23家上市公司速動資產合計增量的43.47%。對這17家上市公司速動資產所包含的各類資產項目增減情況進行對比分析可知:①河鋼股份、華菱鋼鐵、三鋼閩光、馬鋼股份、柳鋼股份、酒鋼宏興、首鋼股份、安陽鋼鐵、杭鋼股份、凌鋼股份、重慶鋼鐵、韶鋼松山12家上市公司速動資產的增長主要來自于貨幣資金的增長,即貨幣資金增量占速動資產增量的比重超過了50%,且完全高于其他速動資產所占的比重。其中馬鋼股份、安陽鋼鐵、柳鋼股份、重慶鋼鐵、杭鋼股份、韶鋼松山的貨幣資金增量占速動資產增量的比重超過了100%。②南鋼股份、山東鋼鐵、包鋼股份、八一鋼鐵、新鋼股份5家上市公司速動資產的增長主要來自于應收票據的增長,即應收票據增量占速動資產增量的比重超過了50%,且以較大優勢領先于其他速動資產增量所占的比重。其中山東鋼鐵、包鋼股份應收票據的增量分別為39.12億元、34.51億元,在23家上市公司應收票據增量排序中居前2位。

太鋼不銹、沙鋼股份、新興鑄管、本鋼板材、鞍鋼股份、寶鋼股份6家上市公司速動資產同比減少。可將這6家上市公司速動資產下降情況分為5類:①寶鋼股份速動資產下降了53.77億元,速動資產減少規模在23家上市公司中居首位,主要影響因素是其他流動資產、買入返售金融資產、應收票據的下降。比如,該公司其他流動資產下降了76.06億元,主要是理財產品下降了61.3億元;買入返售金融資產下降了30.84億元,應收票據下降了27.27億元。②鞍鋼股份、沙鋼股份速動資產下降的首要影響因素是應收票據的下降,如鞍鋼股份速動資產同比下降了30.12億元,其中應收票據同比下降了25.09億元;沙鋼股份速動資產同比下降了4.31億元,其中應收票據同比下降了3.19億元。③本鋼板材速動資產下降主要受貨幣資金、應收票據同步下降的影響,如該公司速動資產下降了9.32億元,其中貨幣資金下降了4.7億元,應收票據下降了2.66億元。④太鋼不銹在貨幣資金出現增長的前提下,速動資產出現了下降,主要源于應收票據、應收賬款的同步下降,且二者的減少量抵消了貨幣資金的增量。比如,太鋼不銹貨幣資金增長了3.05億元,但應收票據下降了2.19億元,應收賬款下降了2.85億元,從而拉動速動資產下降了2.16億元。⑤新興鑄管速動資產的下降主要是受其他應收款下降的影響,如該公司貨幣資金增長了19.33億元,但其他應收款下降了26.27億元,主要是新興鑄管收回股權轉讓款及蕪湖老廠區土地補償款所致,即該公司貨幣資金的增長與其他應收款的下降存在一定的關聯性。

綜上,韶鋼松山等12家上市公司速動資產的增長主要來自于貨幣資金的增長,新鋼股份等5家上市公司速動資產的增長主要來自于應收票據的增長;太鋼不銹、新興鑄管貨幣資金出現增長,其速動資產的下降在某種程度上是速動資產結構的優化。總體看,上述19家上市公司速動資產結構得到了改善。

存貨增減情況分析

存貨下降通常意味著存貨的資金占用量下降,有利于企業提高資金利用效率。2018年,酒鋼宏興、河鋼股份、本鋼板材、馬鋼股份、華菱鋼鐵、安陽鋼鐵、杭鋼股份7家上市公司的存貨出現了下降,其中影響河鋼股份、安陽鋼鐵存貨下降的首要因素是原材料庫存的下降,如河鋼股份存貨下降了8.98億元,主要是原材料庫存下降了11.45億元所致;酒鋼宏興、杭鋼股份存貨下降是受原材料庫存、產成品及庫存商品的同步下降所致,如酒鋼宏興存貨下降了9.43億元,其中原材料庫存下降了3.76億元,產成品及庫存商品下降了4.83億元;本鋼板材、馬鋼股份、華菱鋼鐵3家上市公司存貨的下降,主要受原材料庫存以外因素的影響,如馬鋼股份存貨同比下降了3.92億元,主要是受產成品及庫存商品同比下降6.95億元的影響。

2018年存貨增長的上市公司有16家,且這16家上市公司原材料庫存全部是增長的。這16家上市公司存貨增長情況分為3類:一是八一鋼鐵、太鋼不銹、鞍鋼股份3家上市公司庫存增長是由產成品及庫存商品增長所致;二是新興鑄管存貨增長是土地開發成本增加所致,是23家上市公司中唯一一家由原材料庫存、產成品及庫存商品以外因素所導致的存貨增長;三是寶鋼股份等12家上市公司原材料庫存增量占存貨增量的比重均超過了50%,即這12家上市公司存貨增長主要由原材料庫存增長所致。

上述分析表明:多數上市公司在鋼材銷量增長的前提下存貨出現增長,一方面源于原料采購價格上升所導致存貨的貨幣價值上升,另一方面源于生產規模的擴張導致存貨數量的適度增長。

綜上,2018年,華菱鋼鐵等15家上市公司所有者權益增幅高于資產總額增幅,資產負債率隨之下降;另有酒鋼宏興等4家上市公司雖然資產總額出現了下降,但負債總額在下降,所有者權益在增長,其資產負債率因此出現了下降。上述兩類資產結構調整方式都是健康的,預示著這19家上市公司長期償債能力的增強。盈利水平的提高帶來流動資產規模的增長,2018年,有17家上市公司速動資產實現增長,有18家上市公司資產流動率出現增長,表明多數上市公司短期償債水平有所提高。

 
在線咨詢
售前咨詢熱線
400-0318-222
售后咨詢熱線
0318-6018011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